济南水务集团小白热线

欢迎来到济南水务集团有限公司官方网站!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» 新闻资讯

记忆泉城自来水 作品展 文字篇 济南3600年“饮水”小史

责任编辑:政工部        时间:2018-09-06

记忆泉城自来水.jpg


1.png

1903 年,济南府东门外的担水和洗衣人(德文明信片)


2.png

1903 年,济南府护城河东南角大上坡上可见打水人(德文明信片)


3.png

1903 年,济南府南门外可见打水人(德文明信片)


4.png

1930 年,济南南关所里街一带的担水老人


5.png

1937 年,拉水工在济南东门外取水


6.png

1938 年 1 月,几位市民在趵突泉来鹤桥东钓鱼,水中冒出的泉水为趵突泉水厂打出
的人工泉


7.png

1940 年,济南城内开茶炉卖开水的妇女


8.png

1942 年,两男子在济南城顶街泉井中取水


9.png

1965 年,芙蓉街铺设自来水管线(王建浩 摄影)


10.png

供水开放日,小学生争相品尝直饮水



济南3600年“饮水”小史

耿仝

喝水,是一件比吃饭还要重要的事,但是北方城市大都缺水、水质差。可这在济南就不叫事,因为济南是天下独有的泉城,夸张地说——“家家泉水”,不夸张地说那也是泉井遍地。济南人不仅不缺水,而且还能喝上水质很好的水,这一喝就是几千年。

喝了3600年泉水的济南人

古代,人们大多都在河边筑城聚居,不仅是饮水的需要,更是生产、生活的需要。济南古有济水,航运方便,但济南人却偏偏不在济水边建城落户,这是为啥呢?因为古人没出息,就贪图喝泉水,才在历下建城聚居。

从旧军门巷发现的商代遗址算起,济南城区已有3600年的历史了,也就是说济南人喝了3600年的泉水。没泉水,就没有现在的济南城,这里面的因果可大了去了。

高都司巷遗址的发掘是老城区内第一次最大面积、最正式的考古发掘,从汉代的陶壁井,到砖砌的古井、未经砌筑的古井、带水渠的宋代古井,小小的面积内共发掘出水井四十余口。这些水井大多都非常浅,说明都是涌出的泉水,不需要深挖。但到了明清时期,济南人的水井越打越深了,里面大多是地表水,济南人称之为“懒水”。这种井水是生活用水,饮水还是要去打泉水,因为济南人好惜泉水,也因为济南城的泉水确实非常多。

因为喜好喝泉水,老济南送水的水夫也就特多,济南话管这行叫“卖泉水的”,俨然跟其他城市的水夫行当区分开了。

送水的工具很简单,手推车两边各置一个大木桶,再配上一条扁担、两个水桶,就是全套家伙什了。

叫卖时是这样吆喝的:“冰凉的泉水来啦!”有了买主,便挑着一挑泉水送去,一挑两桶。每挑一个筹码,凑成整数时一并结算。也有包月的,一月结算一次。或许,最早的水票就起源自济南呢。

济南城内泉井较多,可以取水的地方自然也就多了,挑水经行的街巷就有了一个新名字——水胡同。

清代管世铭在《城南诸泉记》里提道:“余适济南,侨寓于南门之缔观里。舍东即古鉴泉,居人炊濯资于是。瓶绠络绎,道至沮洳不可行,以其近于市也。”这段话记录了当时打水的情况,打水人弄得满地都是水,难怪叫水胡同了。清代光绪年间,济南名为“水胡同”的巷子就至少有十二条。

用趵突泉水做自来水的时代

到了近代,济南开埠、城市扩大,新发展带来了新问题——商埠区没水啊。1914年出版的《济南指南》中写道:“至其(商埠)地势,通为平冈,而少源泉,每遇亢旱,涓滴非易。”

到了上世纪三十年代,仍是“地势高而凿井难,运水感觉困难,不但攸关市民饮水,及消防方面堪为可虑”。从城区往商埠去路途较远,不能及时送水,只能修建蓄水池蓄水。

没有新鲜的泉水喝,商埠人民过得苦哇。于是,1934年“济南市自来水筹备委员会”正式成立,当时的市长闻承烈亲任会长。

自来水筹委会最初在市政府内办公,后来搬到了趵突泉吕祖殿。为啥要将办公场所设在吕祖殿呢?因为咱济南最初的自来水水源地就是趵突泉。

1934年底,作家艾芜携妻来济南小住,目睹了济南自来水初建时的情形:“池前有工人从事挖掘,据说是在动工装修自来水管,水源便以趵突泉为根据地。吕祖殿上挂有自来水筹备会技术组的招牌,警察立在门前,禁止游人进去。想来,在不久的异日,这第一泉即将以其本身的实惠施及于济南居民了,但不知那时候,来自远地的游人可还有一览的眼福么?”

1934年5月,自来水筹委会的技术组先行开凿了两眼深井用于采水,因水量不大故未用于供水。当年7月,由天津东方铁工厂承包,在来鹤桥的东西两侧各开凿了一口探井,分别深9.7米和13.3米,水量丰富,成为自来水的水源地。

1936年10月趵突泉水厂竣工,12月开始供水,日供水能力2.2万吨,全市用水户约计1700户,另有40多处公用水站零售自来水。从此,自来水走进济南人的生活,时人也以饮用自来水为风尚。

用趵突泉水做自来水,现在想来真是极奢侈的事。

水源是趵突泉,喝自来水也就是喝泉水,但还是与直接饮用泉水有些差别。

自来水的生产工艺主要是加氯,用氯气为自来水消毒是水处理技术上的一项重要进步,美国人说它是“公共卫生史上对饮水安全做出最大贡献的单项措施”。但就济南而言,这种处理显然破坏了优质饮用水的水质。

趵突泉自来水厂在趵突泉南岸,与泉池仅有一墙之隔。“该厂以趵突泉为水源地,名胜、水源同在一处,保住名胜一层,实属难于兼顾。”1940年,为提高供水能力,水道管理处曾用铁盖封闭了趵突泉三个泉眼的一股,以加大自来水厂的取水量。此举引起公众不满,旋即又撤去铁盖,恢复如初。济南人为了喝泉水,差点就毁去三股水的景观。

1941年以后,自来水厂陆续在趵突泉泉池中增凿了3眼采水井。自此,打在趵突泉泉脉上的采水井已有5眼,一个趵突泉“滋润”了整个济南城。

大部分济南人远离了泉水

上世纪50年代中叶,随着城市的扩大、工业生产的发展,城市用水出现紧张,趵突泉水厂的水量已不能满足城市需要。1958年7月,为了解决旱季供水紧张问题,在黑虎泉增设了临时采水点。后来陆续兴建了文化路水厂、普利门水厂、饮虎池水厂、解放路水厂、泉城路水厂,连同趵突泉水厂,一共六大地下水源。

那时,自来水里流淌的仍然都是取自地下泉脉的优质饮用水。但这种采水方式致使市区地下水位迅速下降,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后,济南泉水年年枯竭。

为保证工业生产与生活用水的需要,济南开始实行“采外补内”的措施,逐渐转移开采中心。1981年,在东、西两郊开辟新水源,同时陆续关闭市区大部分水源。1988年12月,黄河水厂、南郊水厂相继建成投产。有了黄河水和水库水的补给,济南地下泉水才从岌岌可危中解脱出来。自此以后,大部分的济南人远离了泉水的滋润,自来水管里流淌的是鹊山水库引来的黄河水,抑或卧虎山、锦绣川、狼猫山等水库中的水库水。

“更高级”的饮泉方式出现了

喝了几千年的泉水突然断顿了,济南人总感觉少了什么,于是诞生了一项新的健身活动——去黑虎泉打水。

为方便市民饮用泉水,相关部门在黑虎泉、趵突泉、玉泉等处设置饮泉点。不过这并不是啥新生事物,上世纪三十年代初自来水未出现之前,当时的工务局就在江家池、趵突泉等处建设水塔、安设水龙头以供市民汲取。

近年来,趵突泉实施了先观后用工程,每天引1万方趵突泉水输送到市政管网,一部分市民又喝上了趵突泉水。受益的虽然只是靠近趵突泉的部分居民,但至少自来水管里又有泉水流淌了。

如今,泉水直饮这种“更高级”的饮泉方式出现了,各直饮点散布在舜井街附近、大明湖路等处,将泉水直接过滤后供市民和游客饮用。未来还计划在明府城片区建设便民泉水直饮点100处,这些直饮点也有望使用趵突泉先观后用工程过滤后的泉水。

1936年趵突泉水厂供水,到今天通过直饮方式喝上纯正的泉水,80年的时间过去,似是轮回,更是新生。泉水又悄悄回到了济南人的生活里,或许,它就从未走远。济南人饮水方式的迭代,不正是这座城市发展的见证么?


近期停水通知x

  1. 尚品燕园、盛福苑公租房附近停水降压通知
  2. 领秀城东区N1地块及N1幼儿园、N2地块、Q1地块、Q2地块、Q3地块、P地块、泉秀小学停水降压通知
  3. 保利中心A4地块一期停水降压通知
  4. 桃园路沿线(蔚蓝香缇项目B4北区)停水降压通知
  5. 刘长山路(南辛庄西路至二环西路),白马花园南北区、东韩路80号、白马山西路两侧停水降压通知
  6. 潍坊路(二环西路至文庄片区)附近停水降压通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