济南水务集团小白热线

欢迎来到济南水务集团有限公司官方网站!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» 新闻资讯

记忆泉城自来水 作品展 文字篇 为有源头活水来

责任编辑:政工部        时间:2018-11-01

记忆,老物件


记忆,老物件


 20 世纪 30 年代,护城河东南角坡道上的打水人


 济南供水史馆内的微雕


济南水务数字化调度中心


 在接到小白热线派单后,济南水务供水抢修车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进行维修


济南市民通过扫二维码关注水务微信,了解供水信息 


 从 2005 年开始,济南水务集团投资 4 个亿,对 140 余个因老旧管网造成水压低的小区进行了改造,明显提升了水压,改善了水质


 济南水务每月向用户发送用水短息提醒


用手机对准设备二维码扫一扫,便可了解设备运转情况


流动服务车定期进入社区,为城乡结合埠等偏远地方的居民提供服务



自助缴费机丰富“十分钟生活用水圈”



为有源头活水来

钟倩

水是第一张诗笺,水是第一抹乡愁。

老舍先生曾说过,“哪儿的水能比济南”道出了一座城的荣光,也说出了济南人的福气。

水之忆

生于斯,长于斯,走过而立之年,我对济南的水,愈发地依恋。百花洲畔,来一碗免费的泉水大碗茶,仰脖而灌下,交出一只带着体温的空碗,熨帖了我的心田;泉城路上,在泉水直饮台前俯身汲饮,那是沁入心脾的甘甜;路过护城河边,打泉水的市民排起长队,我伫足眺望,一位老伯敞开嗓门说道,“这泉水泡茶、煮豆浆、生豆芽,好着咧!”回到家中,拧开自来水管,丰沛而清澈的自来水哗哗流淌,要多方便有多方便。

今年五月,我跟随大家走进济南市供水史馆参观,被馆内的泉水记忆图片所触动,嵌在石板墙上的老街泉景,不动声色的讲述着城南往事,打水的微雕、老物件,一下子带人穿越到过去,勾连起岁月深处的湿漉漉记忆。儿时爷爷说过,济南人吃水,就是趵突泉的泉水。好多济南人以卖水为业,那些家中缺少劳动力或生活稍微富裕的人家,需要买水喝。小贩们用“担杖”(扁担加上铁链、铁钩)挑着水走街串巷,边走边吆喝,“卖水咧!”“甜水卖咧!”时间久了,他们有了固定的运水路线,水花打湿石板路,人们穿梭来往,踩出一条条水胡同。

人们从旧军门巷发现的商代遗址考证,济南城区已有3600年历史,意味着济南人喝了3600年的泉水。

在供水史馆里伫足,一张张老照片见证着济南自来水的变迁史。因泉而生,枕泉而居,济南人最早时生活用水全靠自然水源,护城河边的捣衣声,迤逦出市井烟火气;1904年济南开商埠后,用水需求猛增,随着工业废水大量产生,水污染现象也日益凸显。为应对此现象,多方筹措建设供水系统,开凿两眼深井用于采水,1936年,趵突泉水厂正式建成,居民用水采取阶梯用价,即用水量多少,分档次收取费用。1948年解放后,更名为“济南市自来水公司。”

伴随城市扩大、工业发展需要,上世纪50年代中叶,城市用水出现紧张,随后兴建文化路水厂、普利门水厂、饮虎池水厂、解放路水厂、泉城路水厂,加之趵突泉水厂在城中央形成了六大地下水源布局。济南泉水众多,却是水资源匮乏城市,1975年,为了应对保泉引流,开始实行采外补内措施,以此转移开采中心。上世纪八十年代末,城市供水再度告急,自来水公司推进加压站建设,不断扩大供水面积。如今,济南水务具备规模不同的水厂32座,供水管线总长约3500公里,最大口径达到2.4米,每天供水量达105万立方米,服务人口约320万。

“问渠那得清如许,为有源头活水来。”改革开放四十年,一滴自来水的沧桑巨变,映照出城市的日新月异,和居民生活的宜居宜业;济南解放七十年,一滴自来水的情感流光,蜿蜒出几代人的集体乡愁,和迎泉而歌的生命脉动:泉,润我,拂我,掬我,养我,赐我,在生生不息的滋养中,孕育着澎湃的精神力量。

水之情

多少次,我的目光掠过泉边的雕塑《隔窗取水》,多少次,我为晨起泉边打泉水的场景久久沉醉,冥冥中有一种呼唤;2016年,我完成散文集《泉畔的眺望》,顿悟道,那是水的召唤,那是生命的恩典。

过去我住在筒子楼里,家家户户在公共水室洗洗涮涮。那个时候,我踮起脚尖,才刚刚够着水龙头,夏日里很多住户盆里冰着西瓜,凉沁沁的,叫人看着就想吃。但是,每次收水费都很麻烦,像是一场没有硝烟的“拉锯战”,按照平摊水费的办法,不少人有意见,经常收不齐闹纠纷,以至于邻里不和。最叫人头疼的是,自来水管坏了或管道出现故障,遭遇维修难,有些时候一等好几天,没水吃的日子不好熬。

有一年盛夏,住户都准备洗澡时,楼里水管突然爆裂,大水漫灌,已经很晚了,这可怎么办?邻居刘叔叔出面,联系上一个姓白的师傅,打通电话不到半小时,维修人员就赶来了,用了不长的时间就全部修好,很快楼上恢复供水,我记得很清楚,那位师傅满脸汗水,衣服已经湿透,邻居上前给他递烟,他敞开粗嗓门,说,“别客气!”然后骑上自行车消失在夜色中,长长的影子在月光下摇曳出一抹光亮,很是动人。事后,我得知,白师傅就是白维营。

到了年底,我们等来户表改造工程,整座楼经过改造后,一家一水表,抄表员按时抄表,水费之争画上句号。

小白热线,几多变迁,从“2014410”到“82612319”,不变的是为民服务的滚烫初心。我听父亲说过一段小插曲:当年央视记者来济采访全国先进典型张海迪,发现她家的水管漏水,便让她拨打小白热线,只报地址、不说姓名,以此测下小白热线“灵不灵。”15分钟过后,维修人员赶到她家,检查供水管线,更换水管配件,他们用实际行动让央视记者信服,竖起大拇指:小白热线,真灵!为百姓解难,为政府分忧。

母亲常说,“宁可停电,也不能没水!”水是民生大事,水务工作看似平凡无奇,却事关千家万户的正常生活。我上小学那会儿,经常听到单元楼里的顶层住户大倒苦水,昨天下班回家忘了接水,今天晚上就不能做饭了。原来,我们这片属于低水压片区,高层住户一到傍晚水管子就“闹情绪”,用水量大,导致水上不去,他们苦不堪言。没想到第二年,这个“老大难”问题就迎刃而解,自来水公司对老旧小区进行提升改造,顶层住户拍手称快,“政府为百姓办实事,以后再也不用接水了。”

不仅是不用接水,水务民生工作越来越贴心,将服务送到心坎儿上。有一年,我们小区管道改造,停水三天,母亲提前做功课,大